以史为镜,可知兴衰!

三国最耻辱,孟获变着法的被抓七次,原因不重复!

来源:镜子历史网2019-10-31责编:镜子人气:
字号:小号|大号
三国时期,在蜀汉的南部,就是今天云南、贵州和四川的南部,当时称为“南中”,散居着许多少数民族。但蜀在南中的统治并不巩固。建兴元年( 223年)刘备死后,群柯郡(今贵州凯里西北)太守朱褒、益州郡(今云南晋宁东)的大姓雍罔、今四川西昌豪族首领高定纷纷反叛。
因与孙权交战,蜀国实力大为削转经过年多时间的内部整顿,“闭关息民”后,蜀建兴三年(225年)诸葛亮亲自率兵南征。出师前,他采纳部将马谡的建议,确定了以抚为主的攻心战术。七月,诸葛亮由越热人南中,派马忠率东路军进攻群洞,消灭朱褒的势力;义派李恢率中路军自平夷(今贵州毕节)直趋益州郡。自己亲率主力进入益州。这时雍闿已被高定的萧下杀死,孟我代之为统帅。收集雍闭余部与诸葛亮对抗。盂获在当地少数民族中很有威望,所以诸葛亮根据自己的既定方针,决定生擒孟获,令其心服归降。
 
盂获听说蜀兵南下就带兵迎战,远远看见蜀兵队伍交错、旗帜杂乱,心里就想:“人们都说诸葛承相用兵如神,看来言过其实了。”孟获冲出阵去,蜀将王平迎战。没有几个回合,王平回头就跑,孟获放胆追杀,-口气就追赶了20多里。忽然四下里杀声展天,蜀军冲杀了出来,左有张嶷,右有张翼,截断了退路。南兵大败,孟获死命冲出重围。然而前边路狭山陡,后边追兵渐近,盂获只得丢下马匹爬山;紧跟着又是一阵鼓声,埋伏在这里的魏延带领500人冲杀了出来,结果毫不费劲儿就活捉了孟获。
 
孟获被押到大帐里,诸葛亮问:“现在你被活捉了, 有何话说?”孟获说:“我是因为山路狭陡才被捉住的。”诸葛亮道:“你要是不服气, 我放你回去如何?”孟获答得倒也干脆:“你要是放了我, 我重整兵马,和你决一雌雄,那时再当了俘虏,我就服了。”诸葛亮立即让人给孟获解开绑绳,放他回去。
 
孟获回寨以后,派他手下的两个曾被俘虏后又放回的洞主出战,但他们又打了败仗。孟获说他俩是故意用败阵来报答诸葛亮,把他们痛打了100军棍。这两人一怒之下,带了100多个放回的南兵,冲进孟获的营帐,把喝醉了的孟获绑了起来,献给了诸葛亮。
 
诸葛亮笑着对孟获说:“你曾经说过, 再当俘虏就服了,现在还有什么话说?”孟获振振有词地说:“这不是你的能耐, 是我手下人自相残杀,这怎么能让我心服呢?”诸葛亮见他不服,就又放了他。就这样捉了放,放了捉,前后捉了孟获七次。
到了第七次擒住孟获时,诸葛亮也不和孟获说话,只是给他解了绑,送到邻帐饮酒压惊,然后派人对盂获说:“丞相不好意思见你了, 让我放你回去,准备再战。”孟获听了这话,流下了眼泪,他对左右说:“永相七擒 七纵,从古至今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可以说,丞相待我仁至义尽了,我要是再不感谢丞相的恩德,可就太没有羞耻了,说完来到诸葛亮面前,跪倒在地上说:“丞相天威, 南人永远不再造反了。”诸葛亮当场封孟获永远为南人洞主,蜀兵占领之地,全部退还。盂孟获及家人感恩不尽, 欢天喜地地回去了,诸葛亮便率领大军回到成都。
 
诸葛亮七擒盂获平定定南中,不但解除了蜀汉的南顾之忧,稳定了后方,而且从南方调发了大量人力物力,充实了蜀汉的财政力量,从而可以专心于北方,挥兵北进汉中了。